中國政府爲什麼不保護她們?

唐山打人

中國政府爲什麼不保護她們?—— 唐山和徐州的女人

     

2022年6月18日

距唐山暴打女性視頻流出已經一週。當地公安機關看似雷厲風行地將9名涉案人—— 不管是打人的還是勸架的——統統逮捕歸案,並「誓言」要「掃黑除惡」、「還傷者公道,還市民安寧」。然而詭異的是,4名受害者及其親友至今悄無聲息、無人露面,記者也無法採訪到她們,以致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相信四位女孩已傷重離世且罪犯被頂包的傳言。與此同時,中國網民還在繼續爭吵著:這究竟是一起普通的治安案件還是性別暴力案件?

一項盡職調查發現,主犯陳繼志在唐山有兩家公司,其中一家現已吊銷的水產養殖公司,係他在2018年2月接手。恰好,2018年初,唐山方才「一舉剷除」以楊國全爲首的當地漁霸——一個「特大黑社會犯罪組織」。又恰好,有一位與這家水產公司的前股東陳立輝同名同姓者,幾年前也在唐山一家餐館夥同另兩名男犯性騷擾和毆打兩位素不相識的女性。那起案件被定性爲「互毆」,一名見義勇爲的男子(張學軍)被「判刑」,兩名女受害者的傷情被鑑定爲「輕微傷」,而施害者陳立輝卻鑑定爲比她們更嚴重的「輕傷」。

陳繼志的水產公司是否涉黑?陳繼志和陳立輝是什麼關係?陳繼志和他的打手夥伴們是否是黑社會漏網成員?陳繼志案和陳立輝案的處理結果會有什麼不同?答案很可能不出我們意外。

誠然,男性也經常成爲黑惡勢力的霸凌對象。但體力懸殊的女性顯然是更容易欺負的目標,也是罪犯更感「性趣」的目標。陳繼志不就單單挑了一桌全是女生的來下手嗎?  

事實上,女性因爲反抗性騷擾而被「互毆」,男友或見義勇爲的男士因爲保護她們而被「拘留」甚至「判刑」的案件在中國各地每天都在發生。施害者既有黑社會,也有散兵遊勇。這些案件的共同特點都是:目標明確的針對女性的性暴力犯罪。

人類並非野獸,儘管廣義的性別暴力(gender violence) 仍然系統性地存在,性暴力(sexual violence)僅是少數惡徒的暴行。唐山案件之兇殘,人神共憤。絕大多數有正義感的男性,哪怕囿於法制的不健全而不敢挺身而出,也會憐惜受害者和聲討暴徒。然而有少数男性共情的卻是男性罪犯被拒絕後的羞憤、逼姦未遂的惱怒、和用暴力來維持「面子」的「男子氣慨」。在一個施害者全是男性,受害者全是女性的刑事案中,他們感受不到女性的恐慌,他們只反感女性的憤怒;他們不屑爲弱者吶喊,他們只在乎「女拳」對男性的羞辱。

一邊有案發現場girls help girls 的非凡勇氣,一邊有輿論戰場boys help boys的委屈辯解。

一邊是女性對性別暴力和社會治安的恐懼,另一邊是男權男性對女性覺醒的恐懼 。

而這一場廣泛的厭女情緒直接來自中共最高領導人的引領。

儘管自稱信仰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共產黨理論上一向標榜「男女平等」,女權運動卻屢屢遭遇打壓。當2015年國際婦女節前夕「女權五姊妹」因策劃「反公交車性騷擾」被逮捕,習近平即以行動宣告了中共對女性主義的態度。自此,女性主義被貼上了「製造性別對立」、「撕裂社會」、「影響穩定」、「境外勢力代理」、「美國意識形態」等錯誤標籤;而那些從無顛覆國家政權計畫的女權活動家們也因意圖「顛覆」父權而開始「享受」政治異議者的各種「待遇」。

2022年4月,中國共青團中央在微博發表大字報,批判「極端女權已成網絡毒瘤」。官方開炮鼓勵的「男拳運動」吸引了一大批在職場倍感壓力又在兩性關係中倍感挫敗的年輕男性,成功地將他們可能威脅到政權的怨懣和精力轉移爲揮潑向女性同胞的語言暴力。女權對男權之平權之爭,在中國終於被異化成女性與男性之立場對立。

而在中共早期的黨史,在中共自己還是「反賊」和「叛軍」的時候,他煽動的對象卻是年輕女性,提供的誘餌正是「極端女權」。然而攫取政權後的中共,哪怕只是掌握了延安割據政權的中共,就已經領悟到「慰安」和「維穩」的重要,就已經摒棄了馬恩系統的性別意識形態,回到了父權社會的「穩定」結構。毫無疑問,在一切爲了「堅決維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的目標下,維護既得的性別紅利才是最划算的選擇。

因此 ——

女人,對於中國共產黨而言,不過是可以分配給男性的福利,用來維穩的工具。她們當然不可以有反抗的躁動,不能成爲威脅現政權的存在。

所以,她們有時候是「半邊天」、「三八紅旗手」,有時候是「一人一個女學生」、「八千湘女」、「延安夫人」。她們昨天才被計劃生育圍捕,今天又被賦予爲國家生養三胎的重任。她們的子宮,不過是遵行黨的計劃定量生產的機器。

中共從來沒有想要解放女性,他們只是要「重新分配」女性和「優化使用」女性。中國政府爲什麼不肯拿出實質的努力來保護女性?因爲就跟購買財產保險一般,社會計算好了給予女性的保護,僅限於保護她們作爲「性資源」和「生育機器」的價值。

所以,拐賣圈禁婦女是被默許的,徐州的鐵鍊女是不需要解救的,唐山的四個女孩是不需要伸冤的,遇到性騷擾是不可以還手的一還手就是「互毆」的,出軌家暴甚至拐騙都是不可以作爲離婚的理由的 …… 只要不影響性資源的總體分配和計劃中「未來韭菜」的產量,女性的區區悲劇又算得了什麼呢?

所以,從徐州到唐山,中共政府寧無視受害者的公道,寧作罪犯的後盾,也不能讓三千萬「董志民」無「妻」可買,也不能容「境外勢力滲透」的覺醒女性顛覆男性霸權。

這,就是國家意志對中國女性的表態。

一個不尊重人權的國家自然也不能容忍女權。

一個不願保護佔人口一半的女性的社會談不上文明。

辛亥革命和女性解放運動一百多年後,中國正在退回叢林社會。


中文版首發《北京之春》

英文版首發《NATIONAL REVIEW》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